新金宝厅:审丑旅游火了?有人喊丑哭了,有人说必须打卡
作者:新金宝厅    发布于:2021-03-20 12:09:54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摘要:今年年初,建筑专业综合网站畅言网发布了2020年第十一届“中国十大丑陋建筑榜单”,引起关注。榜单中,自去年面世之后就因为“辣眼睛”而备受关注的“重庆武隆飞天之吻”赫然上榜!



今年年初,建筑专业综合网站畅言网发布了2020年第十一届“中国十大丑陋建筑榜单”,引起关注。榜单中,自去年面世之后就因为“辣眼睛”而备受关注的“重庆武隆飞天之吻”赫然上榜!




这种因为造型奇葩而博眼球的景点,不是个例。在各大社交平台搜索“奇葩景点”“土味景点”,就能看到不少脑洞大开的景点和建筑。它们一方面吸引眼球,成为人气不低的网红景点,另一方面也让人产生担忧:就这?我千里迢迢而来,就看这?


广州白领张琦此前到重庆出差时,也被同事带到“重庆武隆飞天之吻”打卡。这是重庆武隆白马山天尺情缘景区的核心大型娱乐设施,是全球唯一的双子互动式飞行岛:两台飞行岛包装成白马王子和茶仙女,让飞行岛在千米悬崖边悬空旋转,靠近,拟作接吻。




“飞天之吻”宣传图


张琦一开始很诧异:“白马王子和茶仙女,难道不是外国人和中国人吗?”后来她找到景区简介一看,上面说,设计思路据说来自当地民间爱情故事:东海龙王敖广的儿子敖嘲风与七仙女张天阳一见钟情,后来被王母娘娘棒打鸳鸯,化为白马山和仙女山。


张琦回想说:千尺高空一吻定情,噱头是很够的,但实物真是又大又丑,毫无美感,那一刻真是被那两个“飞人”吓得尴尬癌都犯了!


而在短视频的社交平台上,不少人吐槽这个景点造型太过奇特,网友们形容它是“巨人上菜”“葫芦娃提鸟笼”。






网友评论截图


虽然吐槽不断,但“飞天之吻”项目开业后即成为网红景点却是事实,前往体验的游客络绎不绝。张琦说,她到访的那天并非节假日,但也排了半小时的队才轮到进入“鸟笼”。


在娱乐业,有一种红叫做黑红,形容一些因负面新闻不断而被大家熟知的艺人。在网红经济大行其道的当下,中国旅游业也出现了不少“黑红”的网红景点,其中一些景点负责人将流量视若珍宝,流量能带来现金流,形象、口碑、审美和服务品质,在他们看来是次要的。




设计师的原本构图成像


噢,是的,吐槽带来的人气,不正是新一波的流量么?


新兴景点要突围而出,吃网红经济的流量红利不失为一条捷径。去年《南都周刊》也发布过一篇关于网红景点的文章 (点击)3天就倒,又一个“天空之镜”翻车!网红景点比网红更“短命”,当中也提及相关问题。


然而,流量红利是不可持续的,以丑陋、土味、奇葩而走红的景点,不可能长红。张琦就坦言:“我已经在朋友圈吐槽一轮了,也劝身边的亲友千万不要去。”


在笔者的随机采访中,关于奇葩景点和审丑旅游的问题,受访者的态度各不相同:有人平时很喜欢刷短视频,听说是网红景点会尽量去打卡;有人则表示,对网红景点通常会避而远之,加上“害怕被坑”,更愿意选择“口碑好、审美情趣高、有含金量”的地方去体验。


至于土味景点,多位游客都说去过,有人提到清远古龙峡的“巨型佛手天梯”,“那个也很粗糙很劣质啊,并不能感受到它反映了什么文化,只觉得太大、太丑了,可能我有巨物恐惧症吧。”受访者文文说。




喜欢骑行的林桂,提出了自己的疑问:“虽然我也觉得现在很多新景点都特别丑,特别低俗,一看就是花很少钱赶工做出来的,但是如果它们没到颠覆三观的地步,也不是违规建筑,我觉得无所谓吧!存在就是必然嘛!再说了,审美本来就是很主观的事。我觉得丑,也许有人觉得美呢?”


景区越来越“丑”却依然走红,对此研学旅游机构万物生的创始人张莎也产生怀疑:她平日到各地旅游目的地考察,目睹了审丑旅游的火,“这样真的好吗?”作为培训教育界从业者,她特别担心因为从众心理,会误导大众审美,更担心会影响下一代孩子的审美培养。“美没有标准,但美有一些共性,比如和谐、舒适、让人放松和愉悦。”


专家和业内人士对“丑景区”的标准更为严苛。因为旅游是精神文明建设的一部分,审丑旅行大行其道,说明民族审美没有提升,国民审美与经济发展水平不匹配,大量奇葩景点的出现,实质上不仅损害城市形象,破坏精神文明建设,更会影响文化输出。


媒体人董郎行就曾公开吐槽“飞天之吻”:“先不提这创意如何,单从造型看就有些哗众取宠,立意低俗,造型拙劣,随便糟践中国神话,还跟周围风景一点也不搭。”




畅言网已经连续多年发布“中国十大丑陋建筑榜单”。以此次评选为例,初选由大众投票产生,第二轮由中国艺术研究院建筑与艺术史学者、中国建筑学会教授级高级建筑师、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副教授等七位专业评委进行终审评议。这份最初是同行之间略带调侃意味的评选,如今已成为各方关注的城市与建筑年度事件之一。


对于这份榜单,中国艺术研究院建筑与艺术史学者、中央美术学院高精尖创新中心专家王明贤认为,“这(‘飞天之吻’)是粗制滥造的旅游服务建筑设施,也是极为拙劣的动态景观雕塑。”


令人意想不到的是,在这个榜单中,“飞天之吻”仅仅位列第三,榜首的是广州花都融创大剧院。




这个建筑,据称是借鉴了艺术家张鸿飞的刺绣图案,以丝绸为设计灵感,红色的表皮象征火焰般的中国文化,同时寓意着好运、喜庆和欢乐,听起来“很中国”。


但是游客和网友并不买账,纷纷吐槽它像花棉被、绣花鞋、煮熟的章鱼。而评委们给出的上榜理由是“创意牵强附会,胡乱拼贴中国元素,形态怪诞,伤害城市形象”。




游客黄思思此前曾满怀希望去大理寻找诗和远方,却接连看到许多所谓的网红“天空之镜”:“就是一块镜面玻璃,拍照还要收费,真实很简陋。”她也因此对大理感到失望。


美丑是主观的,但奇葩是负面,“想红就把自己搞得奇葩一点,还导致越来越多人去效仿,那我们的旅游环境不是越来越差了?”她说。


资深旅游从业者程良曾多次到国内外考察景点项目,还参与过日本一家温泉旅馆的打造。在他看来,奇葩景点如此之多,使得审丑旅游大行其道,从经济层面上看,体现了旅游业界低质量、低成本竞争的局面依旧在持续。




近年来,山西临汾有一批外观设计成像故宫、鸟巢、城堡、大院的特殊“景点”走红,吸引游人拍照,这些“景点”都是五星级公厕,公厕总数达360座。


“与日本和欧洲许多国家相比,中国旅游业还没升级到高质量发展的阶段,所以审美才会成为一个bug。”程良说,审丑旅游的案例实在太多,“特别是文化旅游方面,不仅仅是单一建筑物的丑,还有譬如负面炒作历史名人、将红色旅游过度娱乐化、修复景点文化变成破坏文物等等,低俗化的问题更是多不胜数。”


然而,并不是所有奇葩景点的出现都是因为没钱或者急功近利,譬如“飞天之吻”的造价竟然高达1亿。还有脱贫不久的贵州剑河县,曾被爆出“花8600万建最大苗族女神像”,网友直呼:又惊讶又愤怒。


还有湖北荆州15亿打造的“宇宙最大”关公像等等,这些全国各地的奇葩景点不知道烧掉了多少个亿,却依旧层出不穷——建了、骂了、拆了就行。




石家庄新长城国际影视城曾在多年前新添一座中西复合体建筑物,由西式大厦和祈年殿结合而成,据称为拍摄需要,后拆除。


作为游客,满心欢喜前往景点旅游,如果目之所及竟然是哗众取宠的旅游产品,除了失望之余,也会随之降低对所在城市的形象和文化的喜爱,而有些景点为了吸引眼球,不惜以“恶俗”出道,甚至会扭曲当地文化,这是不能容忍的。


在接受《三联生活周刊》采访时,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副教授、活动评委周榕就曾指出“随着近几年社会公众对建筑价值观的逐渐统一,炫富、追求气派这些建筑的‘原始丑’正在收敛与减少。”周榕表示,“但新的问题也更加凸显了,资本对公共空间支配权的滥用就是其中之一。”


程良认为,这种现象是部份旅游企业的从业者、决策者的低俗趣味导致,解决方法需要健全旅游法律法规体系,完善旅游监督管理机制“管控不能缺位”。张莎也建议,未来的旅游项目在审批时,加入相关文化和审美的审查,成本控制也要抓好,由专家提供指导意见。




在“星级公厕”成景点之后,广东也有古龙峡的“空中佛手”被吐槽


黄思思分享说:“上海有段时间,路上的小店被要求统一换店招牌,被大家投诉说没有个性,还有一个路边栅栏修得跟坟头一样,被投诉,政府就整改了。所以,景点管理也是城市管理的一部分,政府需要深度介入。”


她说,日本就有这方面的措施值得借鉴。“我知道日本有专门的霓虹灯整改意见,就是给出规范,从业者可以在规范内自我发挥,保证安全而且有个性,还不失审美情趣,更要让大家觉得符合本地文化。”
标签:新金宝厅
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09-2012 杭州某某某旅游景区 智能建站 提供